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jewishculture智慧之门博客

犹太智慧文化

 
 
 

日志

 
 
关于我

读书、教书十五载,从西北农村到城市重点中学、从大学到新东方、从外资机构到幼儿园,酷爱语言学习,好读书不求甚解,业余做口译者兼导游,喜旅游、好交友,出版翻译过几部书。一部电影、一部书、一群人改变人生。 摄影师、口译员、英语培训师、爱好旅游、喜读书。 现致力于犹太智慧文化推广、智慧大讲堂、思维教育

网易考拉推荐

《改教家的神学思想》  

2012-02-17 16:59:59|  分类: 宗教哲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改教家的神学思想》 - 犹太智慧博士 - jewishculture智慧之门博客
犹太智慧文化:http://www.lovejewish.com/
淘宝商店:http://lovejewish.taobao.com/   智慧图书,智慧棋类,音像礼品。
  

《改教家的神学思想》

Theology of the Reformers

[美] 蒂莫西·乔治 著

王丽 译

 

作者简介

蒂莫西·乔治(Timothy George),美国桑福德大学比森神学院建系系主任,教会史与历史神学教授。《今日基督教》杂志执行编辑。作者致力于宗教改革思想的研究,正在主编28卷的“宗教改革圣经注释”。著有《耶稣的标记》、《加拉太书注释》、《慕迪与福音派传统》等多部著作。

 

内容简介:

  作者重点讨论了四位主要的改教家路德、加尔文、茨温利、门诺的神学思想,并阐发了改教神学对于我们这个时代的意义。作者试图理解每一位改教家的思维模式及改教背景,以避免用现代的问题和标准来批评改教家的思想和动机的倾向。作者将重洗派神学家门诺作为主要的改教家之一来讨论,有助于读者理解对现代基督教影响深远的重洗派传统。

 

出版社: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

 

中文版序言

原书序

1  概论

    宗教改革运动研究的主要观点

          分期问题

          从政治、社会和经济方面解释宗教改革

          教会史

          宗教改革与宗教动机

2   渴望上帝:中世纪后期的神学与灵性生活

      一个焦虑的时代

      寻求真正的教会

          教廷主义

          大公会议至上论

          威克里夫与胡斯

          法兰西斯属灵派

          瓦尔多派

      变化中的神学

          经院主义

          神秘主义

          人文主义

3   切慕恩典:马丁·路德

      作为神学家的路德

          在上帝面前

          基督为我

          焦虑

      从“立刻”到“总是”:唯独因信称义

      让上帝成为上帝:预定论

      马槽里的基督:唯独圣经的含义

      “对我来说她是亲爱而可敬的少女”:路德论教会

           福音高于一切

           圣言与圣礼

           信徒皆祭司

           “上帝的左手”:路德论国家

       遗言与遗产

4    勇敢为主:茨温利

       改革之路

       作为神学家的茨温利

           创造者而非被造物

           护理而非偶然

           圣经而非人类传统

           真宗教而非仪式上的虔诚

           外在的国度而非私人的道德

       作为教会事务的洗礼

           加入仪式与认同意识

           约的延续性

           洗礼与信心

           洗礼与社会秩序

       圣餐的争端

           中世纪背景

           政治环境

           诠释难题

           基督论的分裂

           神学的结果

       茨温利的心脏

5    荣耀归主:加尔文

       改教神学的危机

       神话背后的人

           加尔文的准备

           加尔文的归信

           加尔文的事业

       作为神学家的加尔文

           加尔文的作品

           加尔文的视角

       行动的上帝

           三位一体的上帝

           创造

           护理

       拯救的基督

           罪论:关于罪的教义

           基督论: 基督的位格

           基督论: 基督的事工

       在圣灵中的生活

           信心

           祷告

           预定论

       获得恩典的外部途径

           加尔文教会论的前提

           加尔文两极的教会论

           教会是母亲和学校

           秩序和职分

           改革宗的牧师

            教会与世界

        黑暗过后是光明!

6     别无根基:门诺·西门

        激进的宗教改革

        门诺与重洗派

        新生活

        无谬的道

        道成肉身的主

        真教会

            会众

            洗礼

            圣餐

            开除教籍

        血腥的剧院

        重洗派的异象

7     改教神学持久的有效性

        上帝的主权与基督论

        圣经与教会论

        崇拜与灵修

        伦理学与末世论缩略语表

宗教改革神学词汇

索引

 

 

4  勇敢为主:茨温利

 

茨温利的心脏

  1531年瑞士新教各州与天主教各州的冷战突然升温了。茨温利作为苏黎世军队的随军牧师奔赴战场,他全副武装,挥舞着一把双刃剑。1531年10月11日,黑暗降临在卡佩尔修道院外面的旷野上,茨温利在战场上受伤并遇难了。当胜利的天主教发现最大的异端已经死于战场,他们将他的骨灰与粪便混合在一起,防止有人将他的骨灰收集起来作为遗物。而且,一年以后,茨温利的第一个传记作家麦克尼尔斯(Oswald Myconius)讲述了下面这个奇异的故事:

 

第三天以后敌人撤退了,茨温利的朋友跑去看看他们能否有幸找到他的遗体,瞧!(说起来很奇怪,)他的心脏从骨灰中间显现,完好无损。善良的人们非常震惊,他们认出这是奇迹,但却不知道它包含什么意思。所以,一切归于上帝,他们高兴起来,因为这个超自然的事实更加确定了他的心灵之真诚。我比较熟悉的一个人来看望我,实际上我们很亲密,他刚来一会儿就问我想不想看茨温利心脏的一部分,他装在一个匣子里带在身上。因为太突然了,我感到十分害怕,因此我拒绝了他。否则,我也可以亲眼看到那东西了。[139]

 

所以茨温利的心脏和圣女贞德的一样,奇迹般地从毁灭中被保留了下来!也很有讽刺意味,至少对茨温利来说是,他最坚决地反对遗物,而自己却变成了一件遗物。

  茨温利心脏的故事当然成了新教圣徒传记经典中的传奇。这表明了迷信的吸引力是多么巨大,即使对茨温利这样激进的改教家的追随者来说也是如此。关于茨温利临终遗言的描述可能更合理一些,这些话是他受了致命伤倒在地上时说的,现在还保存在卡佩尔的一块石碑上: “你们或许能杀死人的身体,却杀不死人的灵魂。”

  从这个意义上可以说,茨温利的心脏逃脱了他在战场上遭受的残忍的迫害。他的传说被保留下来了,尤其是在苏黎世。布林格和他后来的女婿格瓦尔特(Rudolf Gwalter)继承了茨温利已经开始的改革事业。很快茨温利的光辉被一位说法语的瑞士改教家,即加尔文掩盖了。1531年加尔文仍然追随罗马教会。但是加尔文很大程度上受惠于苏黎世的改教家,而且可能比他愿意承认的更多。通过瑞士弟兄会(重洗派)以及英格兰的激进派清教徒,茨温利的影响进一步扩大了。瑞士弟兄会如果说不是茨温利的法定继承者,也是他在精神上的继承者,而英格兰的激进派清教徒发现茨温利的神学正好与他们对女王伊丽莎白一世的投机行为的攻击趣味相投。

  在所有主要的改教家中,茨温利是最被人误解的一个。如果他不是想借助政治活动来捍卫福音,他47岁就英年早逝的悲剧或许可以避免。有时他谩骂敌人时,十分残酷,虽然在他所生活的那个年代也许并非不寻常。1523年写文章反对天主教对手时,他说: “上帝会像惩罚伪善之人那样惩罚他们,将他们碎尸万段。”[140]一点也不奇怪,当这样一种命运降临到茨温利身上时,他的反对者欢呼雀跃,认为这就是上帝反对异端的证明。路德活着的时候对茨温利的死没有丝毫同情,他评论道,如果上帝拯救了茨温利的话,那上帝做的实在超出了规矩!一位同情茨温利的传记作家曾经说道,如果茨温利愿意接受殉道(像胡斯那样),而不是双手沾满鲜血地死在战场上,那么人们可能更乐于记住他,而他多次回避了殉道。

  然而,说了这么多,我们仍然不得不说一说茨温利信仰的核心。或许最好用他对人们的最后一句劝告来总结: “勇敢为主!”[141]从他第一次在苏黎世讲道到他最后站在卡佩尔,茨温利事业的特点就是面对无数反对时的坚定与勇气。作为“上帝的雇佣兵”,他知道他的生命不属于自己而属于主。1530年他写信给梅明根市议会: “在基督徒的宗教和信仰事务中,我们早已用生命做赌注并决心取悦于我们在天上唯一的元首,我们已经被征入他的队伍。”[142]茨温利大胆的改革计划包括重新排列整个社群的顺序,不只是教会的。从始至终他一心一意想坚持上帝的主权并且铲除任何令人们信靠被造物的习俗。与路德比起来,他更采取“唯独圣经”(sola scriptura)中“唯独”(sola)的字面意思,尽管在这一点上重洗派比他做得更好。他非常强调信心在基督徒生活中的地位,从来不允许依靠外部的手段获得恩典,而令圣灵的工作打折扣。一位学者最近认为他研究神学的方法具有“属灵上以上帝为中心的”特点。[143]如果说他曾经对理性顶礼膜拜,但他不是一个始终如一的理性主义者,而是一位圣经神学家,基督中心主义、护理观和预定论缓和了他的人文主义冲动。

  今天到苏黎世参观的人会看到一座茨温利的雕像立在利马特河边的水教堂(Wasserkirche),距离1519年他第一次担任大敏斯特教堂讲道职务的地方非常近。茨温利站立着,一手拿着圣经,一手拿着剑。这个姿势戏剧性地象征了茨温利事业的张力,这张力最后导致了他悲剧性的死亡,也象征了他想要使生活的各个领域,包括教会与国家、神学与伦理、行政官员与牧师、个人与集体,都符合上帝的旨意。那时和现在一样,的确需要 “勇敢为主”。

  评论这张
 
阅读(141)|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