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jewishculture智慧之门博客

犹太智慧文化

 
 
 

日志

 
 
关于我

读书、教书十五载,从西北农村到城市重点中学、从大学到新东方、从外资机构到幼儿园,酷爱语言学习,好读书不求甚解,业余做口译者兼导游,喜旅游、好交友,出版翻译过几部书。一部电影、一部书、一群人改变人生。 摄影师、口译员、英语培训师、爱好旅游、喜读书。 现致力于犹太智慧文化推广、智慧大讲堂、思维教育

网易考拉推荐

清教徒的生活观之传道观  

2012-02-06 14:16:49|  分类: 主内文化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经文:提后4:2-务要传道;无论得时不得时,总要专心,并用百般的忍耐,各样的教训,责备人、警戒人、劝勉人。
题目:清教徒生活观 #6: 传道观
今天是本月第三个星期日下午,靠神的祝福,我们要继续对清教徒生活观的学习。用来指导我们的书是《入世圣徒:还清教徒一个原本真面目》,作者是利兰·莱肯,一位惠顿学院英国文学教授,这本是在1986年出版的。
到目前为止,我们已经看了清教徒对工作与金钱,两性关系,婚姻和管教儿女的看法,现在我们要看看他们对传道有什么话要说。
在这个话题上,清教徒说话的权威是今天无人能及的。在他们中的大多数人去世300年后,清教徒的讲道仍在出版,在全世界被人阅读。在大部分情况下,读这些讲道的人并不是研究英国历史的学者,而是普通的信徒,他们发现在清教徒的讲道里面,有一些东西是他们在别处找不到的。我们发现的是内容和激情的罕见结合,清教徒传道人就好像施洗约翰一样,是 点着的明灯”,发出光和热。
司布真把自己和清教徒传道人作比较,称自己是一位侏儒!啊,如果他是一位侏儒,我想我又是什么呢?
传道的重要性
清教运动大约在1550-1700年间十分兴旺,这意味着那时的人大部分是农夫,有很多活儿干,没有什么储蓄,有大家庭要抚养。我们也要记住,在那些日子人来往主要是靠走路,一连好几个月道路是十分泥泞的。
然而尽管有这些困难,他们却有时间来听讲道,长长的讲道,许多的讲道。极大多数的清教徒讲道持续的时间超过一个小时,有一些连续两三个小时!莱肯在他写的那一章书里一开始就讲了一个故事,
“为了给我对清教徒讲道的论述作铺垫,我邀请诸位和我一道去到十六世纪末的英格兰。剑桥大学以马内利学院的首位院长劳伦斯·查特顿(Laurence Chaderton),正在他的本乡兰开夏郡讲道……在那里,人们不是经常可以听到好的布道。查特顿讲了两个钟头,他准备要结束,说了类似的话,就是他不再侵占他们的耐心了……但是听众不让这位传道人停下来,他们敦促说,‘为神的缘故,先生,请继续,请继续。’ 查特顿先生很惊奇,于是作了更长的讲论,超过他的预料,满足了他们苦苦的要求。”
这就是那故事,但是要点正如莱肯所说,
“这个故事是值得留意的,不是因为这在清教运动期间很罕见,而是因为这是很常见的缘故。”
人们步行好几英里听一场两个钟头的讲道,然后要求更多,这是很常见的!
典型的清教徒的牧师在星期日讲道两次,在一个星期内教导要理问答,尽他们可能自由写作。很多人一个星期讲道五次。还有,他们不是面对一小群对布道疯狂的人,教会通常是满座的,有时候挤满了人,除了神的话语,没有娱乐,没有节目,没有任何给小孩子的东西。
他们为何如此喜爱听道?讽刺的人会说“因为那时候没有电视!”换言之,他们没有别的事情可做,或者听讲道就是他们的娱乐方式。
事实上,在那些时候是有很多娱乐的!约翰班扬在他的《罪魁蒙恩记》中写道,他是上了娱乐的瘾 — 跳舞,打球,唱歌,当然,每一条村子里面都有酒吧或者酒馆。
但要说得更到点子上,如果人是喜欢宗教的娱乐,他们还有一个更轻松的选择,就是英格兰教会。安立甘信徒在每一条村子里都有一座教堂,在其中每天都举行早晚的礼拜,在星期天有讲道,举行圣餐,等等等等。
然而一周平时的时间这些礼拜常常是没有一个听众的,星期天的聚会参加的人多一些,但是很少有安立甘教会在主日是坐满人的。
所以,那些挤满清教徒教会的人不只是在找一些事情去做而已!
他们来敬拜主,歌唱赞美他,最重要的是,他们来听所传讲的他的话语,要夸大他们对讲道的看重,这是难的。
所预备的布道
清教徒的讲道常常由三部分组成:(1) 诵读经文,解释上下文,(2)从经文里找出一条教训或者责任,(3) 把教训,责任应用在参加聚会的听众身上。
我知道,这对一个不讲道的人来说是技术性太强了一点点,但是每一点都是值得我们去思考的。
清教徒的讲道总是以圣经的经文为开始,通常是一节,甚至是一节的一部分,在当今,这通常会召来灾难性的后果。人要别人听他们是在讲圣经,开始用一节经文,然后讲了其他东西。我认识一个牧师每次都是这样做的。我经常想,是不是他没有预备他的讲道,然后找来一节经文插进去!
清教徒是明白这种危险。所以在诵读了经文之后,他们按照上下文加以解释。这样,他们的会众就会知道他们不仅仅是在使用神的话语,他们还是在传讲神的话语。有一个人是如此急切向他的会众表明他的讲道是直接出自圣经,结果他用了90分钟时间解释这节经文的上下文!做完这件事情之后,他开始讲道!那天教会中的一位妇人被问到她是怎么看这传道人的,她的回答堪称经典,
“他花了太长时间摆设饭桌,我都失去了我的胃口。”
当然他做得过分了,但是如果不是敬重他的智慧,你也不得不敬重他的意图。确保会众知道这节经文讲什么,是什么意思,这是他们做的第一件事。
他们做的第二件事就是指出教训,或者经文所教导的。例如,从约翰福音3:16,他们可以引出教训:神爱世人,或者,凡相信基督的都有永生,或者,基督是神给罪人的礼物。
在讲出他们的教义之后,他们会用其他经文证明这点。莱肯说道,
“他们觉得一定要用圣经的例子和见证支持每一个教义,也要用建立在这些之上的有力理据加以支持。”
没有一节经文是独立的!所以,有很多异端是建立在一节经文上的。比如摩门教是给死人作洗礼的,他们从一节经文,林前15:29得出这种做法。但是如果你去看这节经文,你会发现它根本不是一个命令,那一章不是讲“洗礼”,没有其他经文讲任何关于这点的事情,圣经全部的教训都是反对在人死之后帮助他们这种观点。就这样,即使你不明白这节经文讲的是什么,你也知道它不是讲摩门教讲的那个意思!
如果你要提出一个教训,你必须要用圣经证明这点,这是他们的第二条原则。
第三条原则是:把它应用在听众身上。清教徒的讲道总是实际的。
安慕斯(William Ames) 强烈批评那些讲道只是信息告知的人,
“那些只是停留在裸露的发现,以及对真理的解释,忽视了那是信仰和福气所在的应用和实践的人,他们是在犯罪。这样的传道人对良心有极少造就,甚至根本没有。”
所以解释经文这还不够;讲出正确的教义,这还不够。清教徒传道人是直接面对人心的,他们的讲道目的是使他们的会众成为圣洁。
波金斯说道,
“我们的目标是圣洁的改革,改革罪人的生命。”
仅仅是告诉人这条教义,那个责任,你还是做不到这点的。雅各多咸(James Durham)说,
“讲道被称为劝服,劝说,恳求,鼓励,等等。”
汤玛士曼顿(Thomas Manton)补充说,
“以实践作为结束的知识是最好的…… 听众的生命是传道人最好的举荐。”
因为神的话语一定要应用在到场的人身上,于是清教徒在他们讲道的结尾写了大量的应用。有一个人写了63条之多!
这是受到那些嘲笑清教徒,但却没有研究他们的人取笑的。你到底怎么可以在一篇讲道里列出63条应用?他们不是这样做的!他们只是从写在纸上的许多应用里挑出几条,他们是按照在场的人作出选择的!巴克斯特说,
“如果我知道我的会众酗酒成性,那么我为什么要受约束,讲道只是去反对贪婪或类似的事情呢?”
如果巴克斯特在讲罪的定罪和可怕,注意到教会里有几个酗酒的人,他就会找出第18条应用(我们举例这样说),讲醉酒的定罪和可怕。但是如果没有醉酒的人在场,他会讲第44条应用,讲到自义的定罪和可怕。
他们相信诗篇119:96所说的,
“我看万事尽都有限,惟有你的命令极其宽广。”
换言之,任何圣经经文都是可以应用在任何人身上的,但是传道人要预备用合适的方法来这样做!
这要花很大的功夫,但是他们愿意这样做。
这就是清教徒对讲道的预备,现在,让我们看看他们是怎样讲道的。
布道的宣讲
清教徒对讲道的第一个要求就是明白。清教徒要求他们的传道人知识渊博,但蔑视知识的炫耀。在书房里,希伯来文,希腊文和拉丁文是需要的,但在讲坛上却没有位置。为什么?因为会众不明白这些。对于有学识的引用,引用教父们的话语,等等也是一样。下面是一些人说的话,
“讲道一定要明白,清楚,显明。我们当中常说的一句话就是,‘那是一场很明白的讲道。’我再说一次,越明白越好!”(波金斯)
“明白清楚地传讲,好让头脑最简单的人都能明白它的教导,就像他能听自己的名字一样。”(亨利司密斯)"
他们为什么讨厌用外来用语和有学问的引用点缀讲道?
第一就是它让人的心思离开基督,转移到传道人身上!波金斯 —“我们就不是描绘基督,而是我们自己了”。伯顿 —“这样的讲道是为了自我赞美,为了自己的目的。”
约翰·科敦是一个很有学问的人。有一天他受到邀请在剑桥大学讲道。在早上的聚会中他用外来语和有学问的引用填充他的布道,但后来他对自己感到如此羞愧,以后就再也不这样做了。那天晚上他讲道是如此明白,在场的每一个人都得到造就。
他们反对花哨的布道,因为这要把注意力吸引到传道人身上,让人的注意力离开基督。
他们要求明白的讲道的第二个原因就是每一个人,从学者到挤牛奶的女仆都能明白。马瑟是一位很好的学者,但是他说,他唯一在乎的艺术就是“被人明白的艺术”。
第三个原因在于圣经本身是一本明白的书。当然不是里面每一个字都很容易明白,但是我们有时候在讲道里面听到的高深言语,在神的话语里是完全找不到的。基兹(Benjamin Keach)说,
“在圣经里简单和壮丽是联系在一起的,配受一切认真之人的尊敬,胜过西塞罗(古罗马哲学家,演说家,译者注)精致的炫耀,长长一串的逗号。”
清教徒的布道是明白的,但不愚蠢,不是充满了日常俗语,但是会众里的每一个人都能明白,包括那些渴望听道的孩子和母亲。
他们对布道的第二个要求就是严肃。让我引用两位最出名的清教徒,约翰班扬和巴克斯特的话,
“我传讲我感受的,我深深感受到的……确实,我对他们说话,就像一个出死入生的人说话,对那些被捆绑的人,我是带着枷锁说话,在我自己的良心里面有那一团火,是我劝说他们要注意的。”
“我讲道,仿佛不肯定我还能不能再讲一样,就像一个将死之人对垂死之人讲话一样。”
他们的严肃出自他们对传道的看法。传道能做什么?有一个人说它不是带每一个人更靠近天堂,就是带他更靠近地狱。他是对的。传道是严肃的,因为天堂地狱是严肃的。
清教徒的布道是用明白的言语,用极大的严肃传讲出来。
传道人得到帮助
清教徒牧师是基督加给教会的恩赐,基督让他们成为如此的人,赐他们所得的成功,基督得着一切的荣耀。
但尽管这一切都是基督做成的,但他不是用一个神迹做成这一切。他使用第二因,传道人认真研究,多多祷告,谨守自己和他们的教训。
但会众又如何呢?他们有没有帮助他们的牧师?他们当然有。在这里我们可以讲很多,但容我快快讲四五点,不加详细的论述。
他们给了他们学习的时间。清教徒相信传道是牧师首要的责任,这意味着他们给他时间去学习,祷告,认真预备他的讲道。我有一个牧师朋友,老实说他不大是一个传道人,这也难怪:他的会众要求他什么都做!从给草坪剪草到召开妇女附属会议,组织青少年外出活动,这个人几乎没有时间学习!他们叫他牧师,但实际上他是教会里忙来忙去的人!清教徒给他们牧师有学习的时间。
他们来听他讲道。看到教会一个星期接一个星期挤满了人,这真令人颤惊,但这也是很鼓励人的。请相信我说的,如果牧师认真预备一篇布道,只有六个人到场来听,他知道其他人都在家里看电视或做别的事情,这多少令他感到泄气。
他们专心听。康美纽斯(Jan Comenius)在清教徒年代来到英格兰,他发现人们在听,在记笔记,感到十分震惊。他从来没有在信义宗的教会里见到如此的情形。
他们在家里谈论讲道。
他们把讲道实际应用出来。
他们为他们的牧师祷告。
当司布真被人问道他成功的秘诀,他说,“我的会众为我祷告!”
结束的话
这就是清教徒的传道观。我们应该效法吗?是否在每一处细节上都当如此?当然不是;清教徒生活在300年前,时间改变了,在电视机的时代人们不能坐着三个钟头听讲道,老实说,我还不认识一个牧师,是知道得如此之多,是能讲一篇3个小时的讲道的!
我曾听到有人试图用100个词一句的话来讲清教徒式的讲道。那对他们是有用的,但对我们则不然。自从清教徒在世的年代以来,英文的文法已经改变了。
我们需要找出办法打动今天的人,而不是1688年的人!但我们需要做到这点,却不改变信息,不令讲坛沉默。
因为清教徒对传道的主要看法在每一个时代都是适用的,就是传讲神的道,不是传讲我们自己;就是讲道有实在的内容,而不是只有氢气;传道是为了改变人,而不是为了娱乐他们。总结来说,传道是为了永世而传的,这就是清教徒的传道,求神为基督的缘故复兴它,阿们。
Michael Phillips 牧师
蒙许可使用
Sermons provided by www.GraceBaptist.ws
www.GraceBaptist.ws
  评论这张
 
阅读(67)| 评论(7)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