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jewishculture智慧之门博客

犹太智慧文化

 
 
 

日志

 
 
关于我

读书、教书十五载,从西北农村到城市重点中学、从大学到新东方、从外资机构到幼儿园,酷爱语言学习,好读书不求甚解,业余做口译者兼导游,喜旅游、好交友,出版翻译过几部书。一部电影、一部书、一群人改变人生。 摄影师、口译员、英语培训师、爱好旅游、喜读书。 现致力于犹太智慧文化推广、智慧大讲堂、思维教育

网易考拉推荐

清教徒的生活观之教育观  

2012-02-09 09:14:26|  分类: 主内文化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经文:彼前1:13-所以要约束你们的心,谨慎自守,专心盼望耶稣基督显现的时候所带来给你们的恩。
主题:清教徒生活观#9: 教育观
今天下午靠着主的帮助,我们要继续我们每月一次对清教徒生活观的学习。你们知道,清教徒是在大约1550 到1700年间在英格兰和美洲很兴盛的改革宗基督徒。
我们用来引导我们的书就是《入世圣徒:还清教徒一个原本真面目》,作者是利兰·莱肯,出版日期是1986年,我怎样推荐此书也不为过。如果清教徒既令你感兴趣,又让你觉得害怕,那么这本书就是开始和他们见面的地方,它的章节很短,内容充实,容易明白。
到目前为止,我们已经看了他们对工作、婚姻,儿女、金钱、传道、教会、敬拜和圣经的观点。现在,我们继续来看清教徒的教育观。
概括
如果我要缩短这篇讲论,我可以用半分钟来归纳他们的看法。在教育的问题上,清教徒是赞同教育的。他们是在根本上,普遍上,一贯地投身学习的。他们讨论这个问题,但这不是他们所做的一切,他们也在这方面下功夫,愿意为此付出代价。
调查发现大多数美国人非常关心教育,但我想我们到底是不是真是如此。非常少的学生愿意为教育下功夫,非常少的学校愿意提供教育,非常少的父母愿意为教育付出。
赞成教育,这是很容易的,只要它对我们没有任何要求,就像读一本书,或者把电视机关上一样。为我们自己接受教育,让我们的孩子有一个教育,这才是不容易的事。
清教徒怎样面对这个问题
但清教徒是这样做了,他们首先是在英格兰,然后在美洲这样做了。
首先要提的名字是克伦威尔。他首先带领清教徒这一边与英王查尔斯一世展开辩论,然后他带领开战。国王被处决后,克伦威尔从1653年开始统治国家,直到他在五年后去世。这是英格兰的困难时刻,内战杀死了双方的好人,破坏了经济。然而在这些混乱的年间,英格兰的文法学校数目翻了一番。当王朝复辟,学校的数目又再次减少了。
克伦威尔不仅促成了学校的增长,他还用自己的金钱创办了德伦大学(University of Durham)。
英格兰的清教徒不仅要求有更多的学校,他们还要求有更好的学校。克伦威尔派遣官员去到全国各地,确保学生接受可靠的教育。一位当代的历史学教师这样评论那个时期,
“在几个方面,共和政体时期是大学研究达到顶峰的时期。”
英格兰一些最优秀,最有学问的人,是清教徒学校的产物。弥尔顿是目前为止最伟大的四位诗人之一,他是一个清教徒。在神学家,释经家和传道人方面,这尤为真切。
马太亨利几乎是在三百年前去世的,然而他对整本圣经的注释依然是全世界最好的。约翰欧文是历代以来一位伟大的神学家。至于传道人,清教徒无疑是英格兰曾经产生过的最优秀的传道人。司布真说,和清教徒站在一起,他就是一位侏儒。
如果英格兰的清教徒在学识上卓越,他们的美洲的兄弟则是做得更好。例如:
清教徒在马萨诸塞湾登陆的时候,他们在六年之内开设了一所大学。现在这所大学还在,你可能已经听过它的名字,就是哈佛大学。只要想象一下他们是怎样看待教育的。他们航海来到一个新世界,这世界尚未得到修整,长满荒草,冰冷,布满了危险的印第安人。然而,在建立起他们的临时房屋和教堂之后,他们接着设立了一家高等教育的学校!
约翰·科顿是一位牵头的美洲清教徒,他论到这学院说,
“这是新英格兰曾经想到过的最好的事情。”
约翰·艾略特是去到印第安人那里的宣教士。他在波士顿召开的一次宗教会议上这样祷告,
“主,求你在我们当中到处赐下学校!哦,愿我们的学校兴盛!愿这次大会的每一位会员回家以后,在他所住的城镇得着一家好的学校。”
几年之后,马塞诸塞和康涅狄格州的法律规定每一座城镇都要开办一所学校,1655年的纽黑文法律要求
“所有父母和雇主要提供他们的儿女和学徒受教育的手段。”
请注意“学徒”这个词。在那些时候,大多数的男孩子从一个行业的师傅那里学艺一门手艺。如果我的父亲是一位农夫,我的兄弟要继承这农场,那么我就要被打发出去,去做某一种行业的手艺人,也许做一位木匠,或者一位鞋匠,或者一位铁匠。按照当局的想法,那人应当不只是教我怎样造柜子或者造鞋,他还要教我怎样读书,写字和做算术。
也请我们留意学习的民主本质。当然不是每一个人都有同样的能力,他们从来不是,也永远不会这样!所以,清教徒并不要求每一个人都上大学,或者掌握拉丁文,但每一个人都要学习!
反智主义
在那个时候学习并不比今天容易。莱肯说道,
“说清教徒看重受过教育的人,这并不是说他们认为这个理想容易达到。那时和今天一样,它的障碍是一样的:思想上的懒惰,无知的满足和势利,时间的压力,积聚金钱,而不是为教育付出代价的试探。”
我们大多数人在这些问题的某些方面是有罪的,甚至会在全部方面!但是本性的懒惰和对金钱的热爱,这些并不是在清教徒的英格兰和美洲的教育方面受到拦阻的唯一障碍。
有一些人鼓吹无知。他们最糟糕的是以耶稣基督的名义这样做!在英格兰他们被称为是“分裂派”,在美洲他们被叫做“反律主义者”。
这些人攻击理智和学习,宁要他们称之为敬虔和圣灵带领的事情。有一个人这样说,
“我宁可听一个人仅仅出于圣灵感动,而没有任何学习的说话,也不愿意听你们有学问的学者的话,尽管他可能装满圣经。”
看看他所作的对比:圣灵对学习。如果清教徒是有学问的异端分子,或者是有大学学位的恶人,那么当然这个人就是对的!出于一位无知信徒结结巴巴的讲道要比一位邪恶异端分子的有学问的论述要好得多!
但清教徒是反对敬虔吗?他们是对此无动于衷吗?不是的。他们要求个人对耶稣基督的委身,他们对牧师的理想要求从来不只是学术性的,他们所要的一位敬虔的学者。
清教徒完全拒绝这种思维!巴克斯特说道,
“我们一定要用我们最佳的理智正确解释圣经,解释经文,忠实翻译,从圣经的宣告收聚正确确凿的引用……
……在教义,敬拜,教会纪律和日常做法的事情上,把普遍的原则应用在具体的情形里。”
清教徒并不蔑视没有受过教育的人,他们蔑视的是愚蠢的骄傲!或者装扮成圣洁的无知。
20世纪早期普林斯顿神学院有一位教授名叫华菲德(B.B. Warfield),有一个人对他的深厚学问嗤之以鼻,对他说,
“我宁愿听一个双膝跪下祷告十分钟的人讲,也不愿意听一个人研究他的书本十个钟头的人!”
这位好教授说,
“我宁愿听一个双膝跪下祷告十个钟头,研究他的书本的人讲!”
尽管华菲德教授并不是一位清教徒,他的这句机智回应却抓住了清教徒的思维方式,清教徒看火热的心和充实的头脑之间并无矛盾。
动机
清教徒为什么如此强调学习?
这不是为了赚钱!如果你去到现今的名校,你会发现最受人欢迎的学科是都是可以找到最高收入工作的!法律,医学,商业,工程学,计算机科学都挤满了学生,而宗教研究,人类学或者文学却非如此。
商业,工程学当然根本是没有问题的!但是事实就是美国的高等教育目标是为了赚大钱!换言之,这是一种动力强大的职业培训。
清教徒的观点不一样。科顿·马瑟警告父母,
“如果你们主要关心的是为你的孩子得到这个世界的财富,留给他们一个充满这个世界的肚腹,这会看起来非常奇怪,好像你们自己就是这个世界的子民,这样的人的分只有今生。”
弥尔顿即将从大学毕业的时候,给他父亲写了一封非常感人的信,
“父亲,你没有要求我去那些钱更容易落入手里的地方…而是希望我的思想可以得到培养和充实… 一位父亲除了天堂,什么都可以赐与,但他所给的财富,有什么是比这更大的呢?”
如果教育不是为了致富,那么它是为了什么?清教徒发现,它是为了两样东西:
第一,它是为了使你成为一个更好的人。弥尔顿说,
“所以,我把那装备一个人去公正,有技巧,高尚履行所有个人和公开,和平与战争职份的称为一种完全和良好的教育。”
莱肯解释说,
“在我们今天,教育通常聚焦在单独一种社会角色,一种工作或职业上,这越来越只以经济条件来衡量。然而,弥尔顿所说的‘公开职份’比这包括的范围要广得多。它既包括作一位良好的教会成员,也包括对社会作积极的贡献。它包括作一位好的朋友,室友,配偶,或父母 — 它包括思想和想象力的内在世界。试验一个人是否受过教育的其中一样最好的方法就是看他怎样使用他的空闲时间。简单来说,我们不应该首先去问,‘有了教育我可以做什么’,而是应该问,‘教育可以为我做什么’?”
清教徒教育他们自己和他们的儿女的第二个动机,也是一个更高尚的动机,就是:认识神!科顿·马瑟,
“在一切以先,在一切之上的,就是父母应当教育他们儿女关于基督教信仰的知识。关于其他事情的知识,它们是非常之好,我们的孩子没有它们也可以达至永远的幸福。但是对主耶稣基督话语里敬虔教训的认识,对他们来说是一百万倍更加需要。”
在哈佛大学的第一本手册里,学生们读到,
“让每一位学生清楚得到教训,迫切被恳求去认真思想,他的人生和学习的主要目的就是认识神,以及那是永生的耶稣基督,所以,当把基督放在最下面,作为一切正确知识的唯一基础。”
清教徒不是那些向做工的人乞求和揩油的修道士,他们自己本身就是劳动的人,是农夫,船长,商人等等。然而,因为他们不崇拜金钱,他们并不把赚钱作为他们教育的目标。
圣经和学校
因为教育的目标就是圣洁和认识神,那么圣经在他们的教育中占中心地位,这就是很理所当然的了。一位传道人这样说,
“在大学和学校里每一个人首先,最需要读的应当是圣经…我不建议任何人把他们的孩子送到圣经不是处在至高地位的地方。”
但这就是他们学习的一切吗?清教徒的学校和大学是不是好像圣经学校?不是的。清教徒研究一切— 数学,天文学,哲学,外语,历史和非基督徒学术成果的经典。
但他们有什么理由这样做?如果亚里斯多德是一个拜偶像的人,他们为什么还要读他的书?对此他们有一个回答:一切的真理都是神的真理。
他们说神有两本书 — 圣经和大自然。诗篇第19篇,罗马书第一章,还有很多其他地方都教导这一点。所以,研究科学或其他世界上的课题,这根本没有危险,因为关于这些事情的真理是不能与神的话语相矛盾的。这不是说关于这些事情的理论不能和神的话语相矛盾,而是关于它们的真理绝不会与神的话语矛盾!
所以他们在神话语的光照下研究一切。他们这样做是正确的,
“你的言语一解开,就发出亮光,使愚人通达。”“在你的光中,我们必得见光。”
他们明白世俗研究的危险,但只要学习的人把这些留在它们的本位,那么这些是可以研究的。薛伯斯,
“真理从神而来,不管我们在哪里发现它,它都是我们的,是教会的…… 我们不可把这些事情变为偶像,但是真理,不管我们在哪里把它发现,它都是属于教会的:所以,我们可以良心无愧使用任何人类的作者。”
挑战
清教徒给了我们一个榜样,但对于这个榜样,它的大部分是我们没有效法的。我们大多数人不是非常认真看书,因为我们懒惰,或者喜欢某些愚蠢的电视节目,而不喜欢实实在在的学习。其他人学习不多,因为他们看不到这对他们有什么好处,换言之,这不会带来金钱。其他人封闭思想,因为他们不认为自己既能思考,也能成为一个基督徒。
我们自己犯罪的地方,我们把它传给我们的孩子。我们通过自己的榜样,教导他们读书是很沉闷的一件事,听好的音乐是沉闷的,思想像真理,敬虔和美丽那样的事,要使他们成为娘娘腔,书虫或者怪物。
但最重要的,我们不愿意为他们的教育付出代价。我在这里不仅指金钱而言,还指参与,努力和耐心。
我想起这些事情,很难不感到羞愧。也许你们也有这样的感受。但如果你们是这样,我们还可以作一些努力,即使我们已经五十岁,我们的孩子已经接近成年。
我妻子的一位好朋友从高中毕业了,她81岁了!我的一个朋友四十岁进神学院。我的父亲83岁,一个星期读5本书!
让我用两节经文,新旧约各一节来结束,
“智慧为首。所以要得智慧。在你一切所得之内,必得聪明。”
“要约束你们的心。”
在教育,不是大学学位,而是教育的事情上,清教徒给了我们一个很好的榜样,我们打算怎样办?
Michael Phillips 牧师
蒙许可使用
Sermons provided by www.GraceBaptist.ws
www.GraceBaptist.ws
  评论这张
 
阅读(49)|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